太阳与天王成90度
笛子一周以前

太阳——天王星

改革者。无政府主义者。创新者。激进份子和革命家。坚持保有自由和独立性。重视真相。以自己的独特性和原创性为荣。改变和抗拒改变。

太天呈合相及困难相位的人,通常会展现出强烈的想要与众不同的渴望。另外一个常见的特质就是明显的独立性。不过这类人有时也会一方面想要与众不同,一方面又渴望符合常规。这两个行星形成的困难相位,尤其会令人觉得自己是古怪的、与众不同的局外人,因此最渴望的就是被别人接纳。与众不同的特质也可能使他们得到家族成员的关注,但又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。卡特曾经谈及这类人也可能完全误解别人的话。我怀疑这种焦躁倾向是源自于怕被人嘲笑,或是被视为怪异的人。

他们不论早年的历史是什么,似乎都有一种强烈的欲望,想要摆脱过往的一切,向家族的传统或价值观宣战。他们不想和年轻时候遇到过的权威人物或体制有任何关联,这种叛逆倾向其实是在对抗早期的父亲形象,或是对抗所属的国家及政治氛围,也可能是其他的集体影响力。星盘里太天成柔和相位的人,这种叛逆和求异不求同的倾向当然会减轻一些;他们对自己的独特性感到很满意,所以不急于向世界证明这一点。

呈困难相位的人最主要的问题,就在于总是以坚持己见的方式行事,有时总是因为他们曾试图这么去做,但是遭遇过强大的阻力。这类人非常难与人合作,不过星盘里如果有强烈的金星能量,这种倾向就会减轻一些。如果你想和他们达成协议的话,最好以彻底诚实的态度相持(他们最受不了的就是被人操弄),而且要给他们许多空间和自由。知道这类人如何做事,或者告诉他们什么事最佳方式,通常不会有什么好结果;即使他们的意见和你相同,也会选择相反的做事方式。他们在合作方面之所以有困难,是因为他们很怕自己的灵魂被抹煞;他们认为如果妥协的话,就会丧失自己的个性。

这也意味他们可能会变成局外人或独行侠,一个被异化和冷落的人。有时这种被异化的现象,也可能源自于他们表达的观点太过于超越时代或太前卫,所以他们的观点经常会遭到他人的排斥。不过这种现象之所以会产生,也可能源自于这类人的态度而非观点;由于他们一直在预期自己会遭到排斥,所以经常以强烈的方式表达意见,但星盘里如果有水星和金星的能量,就可能缓和这种倾向。太天合相或呈困难相位的人,很可能是非常乖僻、难以预料、顽固及任性的人,而这也经常会引发别人的强烈反弹。

比较极端的太天型人也可能非常缺乏持续力,他们也许在某一天展现出坚定的支持态度,十分热衷地追求特定的目标,但几天之后又去鼓吹其他的理想了。更令人感到挫败的是,他们似乎很难观察自己的善变倾向。太天型人的观点通常是非常极端的,而且会以最不妥协的方式表达出来。不过这种诠释方式也可能偏颇了一点,因为只有当星盘里有强烈的宝瓶座特质,或者太天呈困难相位时,才会出现极端的行为和革命倾向。这类人也时常会发现自己处在不该或无法妥协的情况里,譬如我就认识好几位激烈的反种族隔离政策的南非白人,他们的星盘里都有太天的相位。他们的强烈意见不单是针对种族隔离政策,也是在强调自己有别于所属的体制。他们的主张背后里藏着一种恐惧;很怕自己被视为一丘之貉,可是他们的白人背景的确使他们成为与众不同的人。

基本上,这些有太天困难相位的人很难真的[改变],虽然他们看似在促成各式各样的改革,其实内心里非常害怕变动。在日常的层次上,这类人是很难往前进展的——如果缺乏风象星座或变动星座的话,这种倾向就会更明显。但这么一来变动却会突然发生,而且是来自外在世界,不是有这类人主动选择的,那些戏剧化和急剧的改变,可以看成是他们内心的改革和求变所需而导致的结果。

在任何一个层次上,改变都会造成他们内心的抗拒。同时他们也可能顽强地拒绝改变他们的人生,或者可能遭到现实及社会层面的阻力。不但他们的内心对改变有恐惧,而且本人似乎也不允许他们改变;他们也怕别人会试图改变他们。人毕竟得先有坚强的自我,才能伸缩自如地应变,因此太天型的人必须花很长的时间,才能发展出坚定的自我形象和人格。我认识的好几位盲人都有太天的四分相,对他们而言,即使是环境里出现最微小的变动,都意味着会带来行动上的不便,或者必须非常谨慎地行动。

太天型的人一向喜欢和主流唱反调,或者喜欢破坏既定的计划,但这并不需要从负面的角度来评论,因为这两个行星的组合就是要为这类人带来此种特质。这两个行星的组合就是要促成改变。这类人非常善于为眼前的情境注入新气象,因为这些情况已经变得无效、矛盾或是被视为理所当然。许多在电脑及高科技领域的人都有强势的太天相位,因为这类科技会不断地为意味的建树带来挑战——电脑挑战的是土星的结构,而它就像其他的发明一样能够节省时间。太天的认为不但是要挑战落伍的传统,还要帮助人发现自己的独特性,以及在真相之中找到自己的尊严。太天型的人往往是进步的代言人和拓荒者,而这两种身份证实他们最佳的功能;他们虽然缺乏伸缩性且顽固,但是这些人格特质的确能促成改变。

太天型的人可以成为极佳的改革者,他们鲜少尊崇权威,所以也不会被权威束缚,所以在超越传统和保守主义上相当有才能。他们不会因为既定的常规而接受事情的运作方式,也不会轻易认同某些权威人物在未来做法上的主张。

不过即便他们有这些优点,仍然可能促成改革上面变得过于极端。这类人可能会采取非常激进的手段,将过往的一切连根拔起,而这也许不见得是恰当的。因此,极端型的太天人经常遭到别人的阻抗,因为那些人会被连根拔起的震荡所影响。

有时这种行为是来自对抗家族根源的反抗,特别是父亲这方面的亲人。我们不难发现这类人的父亲带有权威倾向,或是喜欢欺凌弱小,因此他们很渴望有别于父亲或其他的父权人物。讽刺的是,他们执意要脱离常轨的做法,恰好展现出那些父权人物的法西斯作风。这类人的父亲也可能不在扮演父亲的角色,或是以疏离冷淡的态度对待孩子,因为他发现自己很难一面渴望空间和自由,一面又负起做父亲的责任。他也可能抛家弃子,或者孩子根本无法确定自己能否见到父亲,也无法预料父亲会有何种举动。基于某种理由,这类人的父亲和其他人的父亲往往有极大地不同,而这可能令孩子感到兴奋,但也会造成某种深埋在内心的不安全感。

作为一名激进份子,很可能变成一个团体的局外人,不过太天型的人并不担忧这种情况。或许他们根本不想加入任何一个俱乐部,因为他们鄙视他人,甚至会以退席的方式来显示自己是更有价值的。选择不按家族或社会其他人的方式行事,能够让他们活得无拘无束,当然有时也会被孤立。

虽然慈悲心并不是这类人的特质之一,但是他们也经常为不幸的人争取权益。那些不幸的人提出也是被社会放逐的人,而太天型的人最容易认同的就是被异化的族群;由于他们坚持拥有个人自由,所以也会支持他人争取权利和自由。

那些有柔和相位的人比较不像困难相位及合相的人,展现出极端的顽强、乖张和一意孤行的特质。柔和相位则不会带给人改变世界的潜力,他们会让人展现出比较温和的反传统倾向;这类人会觉得自己与众不同,而且对这种状态很满意。但那些有四分相的人反倒对自己的特殊性不太确定,也不太确定自己是否渴望与众不同。合相与四分相都会使人变得紧张,必须以不寻常或是最戏剧化的方式展现自己。他们会觉得自己就像小提琴的琴弦上得太紧似地。他们可能介于天才和歇斯底里症之间。
____《占星相位研究》
佛洛依德早期的研究对象就是歇斯底里症的病患,他的那些富有革命性的观点一直历久不衰,而他本身就有太天合相的相位。精神病学家莱恩(R.D.Laing)的星盘里也有紧密的四分相,他以精神病领域的激进疗法驰名,经常提到[异化]这个概念。凡妮莎•瑞格雷夫(Vanessa Redgrave)的太阳则是落在宝瓶座,与天王星成四分相,而且与天顶合相,她在政治上的激进理念比她在舞台上的精彩演出更为人所熟知。另外一位激进人士哲明•格瑞尔(Germaine Greer)也有太天的四分相。__

友情链接:Astro ChartTarot SpaceStarmissAI心理测试AI技术支持

© 2011-2018 星星网络 北京力拓飞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
Beijing Light For You Technology Co., Ltd

京ICP备11040094号 ICP证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京网文[2018]9607-838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B2-20181985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132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