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阳合海王添加解读
太阳合海王
太阳合海王
笛子

太阳——海王星 自欺。自我美化。父亲是受害者。逃避自我。媒介体。自认是受害者或救赎者。对愿景的重视。以拥有慈悲心为荣。 不论相位是什么,太海型的人都会渴望活出理想的人生,譬如渴望成为独特的人、以某种方式和神性连结。这两个行星呈紧密相位的人往往带有一种伤感的特质。卡特用了下面这段话完美地描述了这种倾向:[一种与平庸、具体及确凿的事物保持距离的纤细特质。] 海王星一向会提升它所触及的元素。我们的经验如果被海王星所提升,就会使我们更脱离现实情况。当太阳被海王星触及时,就会使有这类相位的人渴望提升和美化自己的经验,随之而至的则是一种对自己的失望、失落或困惑感。 渴望成为特殊人物的问题,就在于很难接受自己和人生平凡的一面,因此这两个行星的组合与自我怀疑及不满有关,乃是不足为奇的事。这类人会一直渴望变得更好,拥有更多的经验,也可能在自己和自己的动机上面编织许多幻想。有太海相位的人一向以自欺自称,不是没有理由的,他们最极端的倾向就是对自己和自己的动机编织许多妄想,最糟的是他们可能扭曲事实,紧紧抓住自己的幻觉不放,包括身份认同和眼前的情况在内。 每个人都需要有强壮和稳定的自我,才能照亮自己的其他部分。有太海相位的人童年时往往没有发展出一个强壮的自我,所以一直在寻找灵性上的救赎,其实是在寻找自己。 这类人的双亲之一,特别是父亲,很可能在他们童年时就消失了,或是很少在他们身边。如果四宫里没有其他元素,那么父亲通常是在身边的,确无法参与孩子的自我发展。虽然如此,太海型的人仍然会把父亲理想化(特别是呈困难相位的人),而且要花很长时间才能意识到父亲一向难以被接触到,而当这类人意识到这种情况时,往往会把自己看成是父亲的受害者。他们早期对父亲抱持的形象通常和真实的情况不太相同,他们可能把父亲的形象扭曲成自己喜欢或不喜欢的摸样,不论理由是什么,这个形象对此人的发展似乎是必要地。想象出的父亲形象取代了父亲本人——或许这么做是必要地。 更精确地说,太海型的人提出很难描述父亲的真实状态,也很难以切实的方式来了解他。同样的,这类人也必须花很长的时间来了解自己。他们的父亲可能在海上工作,或者跟孩子有一海之隔的距离。他也可能是行善之人,譬如当传教士或是别人的教赎者,因此经常不在家。他可能是艺术家或神秘学家,也可能是商人、清洁工或酒鬼。孩子会把他看成追求梦想或理想的人,或逃避现实或超越现实生活的人。孩子可能会在父亲身上编织许多浪漫的幻想,甚至根本不知道他是谁、身处何处;也可能觉得父亲的梦想或逃往的对象比自己重要得多,或者把父亲看成是追求灵性经验的人。不论情况是什么,这种设计都是要这类人把父亲当成追求海王式生活的典范,以便超越平庸的现实,去达成自己的梦想。不过父亲也可能被视为一名受害者,譬如他也许很有艺术才华和潜力,却被现实生活捆绑,必须负起沉重的责任及重担。他也可能对精神层面的事物上瘾,或是对酒精、药物上瘾。 这两个行星的组合有各种的可能性,我发现最常见的发展就是童年时缺乏教育上的界线或原则,也缺乏权威人物的引领(如果星盘里有土星,这种情况就会改变)。这说明了有此类行为的人,特别是困难相位,似乎没什么正确、正常或可能性的概念。他们对人生很早就感到幻灭了,主要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该保持什么样的期待,对自己对任何一方面都是如此。他们也很难决定自己的工作、家庭和关系究竟是可以接纳的,还是真的糟透了。他们似乎很难对现实做出任何论断和衡量。这种缺乏衡量准则的倾向也许非常有利,但也可能使人丧失方向。如果我们不知道什么事实正常的或是可以接受的,那么很显然任何事都可能发生;我们不需要接受他人设定的标准。反过来看没人管对自己对人生设定的标准太高,那么眼前的情境就不可能是够好的。 困难相位最主要的问题就在于无法如实接纳事物的状态,但是也由于有这种倾向,所以会产生一股想要改变和改善的驱力,因此可能相位也会带来利益。太海型的人对自己和世界都抱持非常高的理想,他们渴望超越平庸的现实,但挑战就在于得设法让这种状态发生而非一直逃避,或者误以为不该被接受的事实可以接受的。有太海相位的人就像太阳落在双鱼座一样,通常都非常敏感、能够察觉物质世界的痛苦和粗糙性,所以经常想逃离。 那些有困难相位或合相的人对命运时常感到不满,他们很难决定该朝哪个方向发展,该跟什么样的人合作,或者该选什么类型的工作。他们要不是期望过高,就是觉得选了某个方向会丧失其他的可能性。接纳现实会令这类人觉得出卖了自己,无法完成内心的远大抱负。其实他们得透过接纳某种情况或是与人合作,才能使自己的梦想成真。在我看来,这些困难大多和自我接纳的议题有关,因为他们不接纳自己,困境才会以各种方式显现出来。有时太海型的人也可能太快接纳某种情况,而且容易变得太被动。同时他们也不太能接受眼前的现况;或许表面上接受了,但内心并没有真的接受。 太阳和自我概念有关,当海王星触及太阳时,会让一个人的身份认同和疆界感变得模糊。太海型的人或海王星能量很强的人,几乎可以变成任何一种人。他们的自我和别人几乎没什么界线,就像变色龙一样,可以变成眼前的任何一种情境,或是任何一个人的颜色。这种疆界模糊的情况,也会让这类人产生自我怀疑和挫败感,他们不知在身份认同上容易产生困惑,而且从小酒觉得很难决定将来该成为什么样的人。他们罪人渴望变成特殊有魅力的人,但那会是什么摸样呢? 由于他们太渴望拥有某种身份,有意识不到什么疆界,因此往往会变换成他人的身份,借由他人来活出自己。由于我和非我之间的界线很薄弱,所以有这类相位的人才能轻易地渗透其他人和情况。就因为对身份认同十分渴望,所以太木会试图去接近自己所崇拜的人,但并不是源自于喜爱而是很想变成对方,正如门徒一向渴望变成他们的上师。基本上,太海型的人既渴望与人合一,也渴望跟宇宙及上主合一。当然太海型的人也会把自己开放给别人,所以很容易受到引诱。 这种缺乏疆界感的倾向,也有利于将理想变成现实。那些不容易受物质现象束缚或是不易察觉现实性的人,可能也不会有深埋远大的志向,但是太海型的人即使发现自己的理想不易实现,仍然会有远大的抱负。他们的无疆界感以及忽视规范的倾向,往往是非常有利的一种特质,因为这会使他们接触到神奇、非凡或是无形的次元。不过缺乏疆界感也可能导致混乱和失序,认同卡特曾经说过的,[太海型的人对眼前的障碍和事实的局限经常视若无睹]。 他们缺乏疆界感以及渗透的能力,在关系里面会展现得更清楚。他们能悄悄地贴近任何人,而且不论设定了什么尺度,都能自在地和眼前的对象交谈。他们和解放上的牧师、流行歌手或是小提琴家都能自在地交流。他们也可能把某个人理想化,当成父亲一样来崇拜,并且形成紧密的关系。有时他们也不一定会跟别人形成这样的关系,而是会把对方看成神一样的形象来崇拜。他们年轻时候经常寻求上师救赎,中年之后也可能扮演别人的教赎者之类的角色。 有时太海型的人也会跟公众人物成为朋友,因为这类人十分有魅力和吸引力,足以成为他们的榜样。和那些比较特别的人交往,会使太海型的人发现对方何处是恰当或不恰当的,所以也很容易感到幻灭。他们会把某些人和事物理想化,然后又发现人其实都很平凡,也都有低下的一面。每当他们对自己尊崇的人或是梦想到幻灭时,都会有强烈的失落和失望感。由于他们经常把别人的人生看成比自己的更重要、更特别、更美好或是更有魅力,所以这种幻灭感恰好就是他们需要的经验——只有幻灭才能迫使他们如实接纳事情的真相。不幸的是,典型的太海人似乎非常需要别人的拯救,所以也很难让他们从幻灭之中清醒过来。他们必须亲自去发现自己就是自己梦想的受害者,才有能力扮演他人的救赎者。

友情链接:Astro ChartTarot SpaceStarmiss

© 2011-2018 星星网络 北京力拓飞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
Beijing Light For You Technology Co., Ltd

[京ICP备1104009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053号]